农村环保不能缺位
发布时间:
2019-03-16

分享:

中国环境报记者 江滨   长期以来,我国环保工作“重工业、轻农业”、“重城市、轻农村”,导致农村环保和生态建设历史欠账太多。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环保厅副厅长潘碧灵呼吁,中央应在明年出台一个加快农村环保的“一号文件”,全面推进农村环境整治。潘碧灵表示,“如果继续欠账不还,那么就可能影响到2020年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近日,中国环境报记者在北京专访了潘碧灵。   希望明年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村环保   记者:您今年的提案是呼吁中央一号文件加强农村环保问题。连续9年来,每年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当前农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把农村的环保问题当作一号文件提出来,您是否认为农村环保问题已经成了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重中之重的问题了?   潘碧灵:我之所以希望明年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村环保,从农村环保重要性角度来讲,有3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农村环境污染形势十分严峻。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数据显示,农业源主要污染物如化学需氧量、总氮、总磷,分别占到全国总排放量的43.7%、57.2%、67.3%,基本上占全国的半壁江山。所以说,光抓工业和城市,是不能完全改善环境质量的。中国广大农村的环境污染问题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叫“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如果不重视农村环境问题,我国整体环境质量很难得到根本改善。   减排作为推动环保工作、改善环境质量的一个手段,是一个近期目标,而根本性目标是改善环境质量。农村环保要跟工业减排、城市的环保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从环保工作本身来讲,农村环保是薄弱环节,因此,应按温家宝总理要求的那样,把农村环保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注意到生态文明建设在城乡之间严重失衡的问题。   其次,就是第七次环保大会上李克强副总理明确提出来,基本的环境质量、不损害群众健康的环境质量是一种公共产品,是一条底线,是政府应当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政府要确保这种公共服务,就应该坚持公共服务的有效性、公平性。   所谓有效性,就是要尽力提供;而公平性,就是要平等提供。仅抓工业和城市的环保,就不是公平的环境公共服务,是不均衡的,就等于侵害了农民的环境权益。所以,我认为抓农村环保实际上关系到维护农民环境权益以及构建和谐社会。   最后,我们国家提出来到2020年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从2008年开始,国务院召开专门会议,部署加快农村环保工作步伐,这几年取得了一定成效。中央财政这几年投资了80亿元,用于农村重点问题村整治和连片整治示范。今年又要投入55个亿,加起来这几年就是130多亿元了。   记者:您指的就是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的“以奖促治”政策吧?   潘碧灵:是的。按照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到“十二五”末,共治理全国6万个行政村。全国有60多万个行政村,就是说到“十二五”末,治理面只能覆盖全国的10%。如果按照这种速度,甚至还加快一点速度,到“十三五”也只能治理50%。如果按照这个数字,那么我认为小康社会是不全面的。   所以说,李克强副总理在2008年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农村环保第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上就讲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重点在农村,难点在环境。因此,农村环境整治不仅十分重要,而且十分紧迫,必须把农村环境整治真正放在环保工作的重要位置,切实加大工作力度,才能适应形势发展。   记者:除了从农村环保重要性角度来看,您觉得还有哪些方面的原因让您希望明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村环保?   潘碧灵:我提出明年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村环保的第二大原因,是因为中央一号文件连续9年来都是关注“三农”工作。“三农”工作的一些主要领域,中央都已经涉及到了,对农业生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水利建设、农村社会事业、农业科技都做了全面部署。也有一系列的扶持政策,比如说粮食直补、农机补贴等。农村基础设施这一块基本全覆盖,前几年搞了农网改造,解决了用电的问题,后来搞了通乡通村改造工作,解决了路的问题。前年开始的水利建设,又将解决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今年中央财政投入农业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达1654亿元,这块的关键问题也基本上会得到解决。   农村社会事业,包括九年义务教育、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大病统筹都已经部署了,面上全覆盖了,以后是提高标准的问题。但惟有农村环保,“十二五”末才能覆盖10%。   “三农”工作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农村环保。所以,我建议明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应该锁定农村环保。而且现在农民感受最深切和最期盼的就是农村环保。前一段时间进行的农村环境整治,我们去检查和验收时,看到老百姓欢欣鼓舞,有的地方还放起了鞭炮。他们说,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做得最好的两件事情:一个是修路,再一个就是整治农村环境。农民是这样来高度评价农村环境整治工作的。   在农村,基本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农业生产、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已经安排部署并且有了政策。农村环保还在试点,所以一定要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   记者:那么,您觉得农村环保问题能否得到彻底解决呢?   潘碧灵:这就是我想说的希望明年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村环保的第三大方面原因,即解决农村环保问题有没有可能的问题。是不是政府没有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觉得不是,关键是认识和力度问题。我算了一笔账,全国60万个行政村按照我们现在的基本整治程度,主要是针对污水、垃圾、畜禽养殖、饮用水安全基本治理,大概一个村投入不少于200万元。60万个行政村就是1.2万亿元。如果“十二五”的后3年,中央财政每年按500亿元投入,“十三五”按照1000亿元投入,加起来8年是6500亿元。如果地方平均按照1:1配套,一共是13000亿元。这样就能够在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时候,使农村环境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500亿元、1000亿元能不能做到呢?我觉得完全能够做到。现在全国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元,中央财政一年超过5万亿元。500亿在5万亿元中占才1%。再举个例子,原来水利建设也是大家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中央下定决心,这两年就投入了3000亿,环保才几十亿的投入,重视环保要落实在行动中。   农村环境治理适宜区域整体推进   记者:您原来在国土资源系统工作,到环保厅后也一直分管自然生态和农村环保,对农村工作非常熟悉。您觉得除了资金,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有一些什么样的困难会妨碍农村环境治理?   潘碧灵:农村的环境治理,从技术上看还是比较成熟的。关键问题是,在推进过程中怎么样能够落到实处?所以,我建议农村环境连片整治要变成整体推进。湖南已经在做这个工作。今年在全国率先进行整县推进的试点,我们选取了3个县,即长沙县、长沙大河西先导区、张家界武陵源区。   比如说垃圾处理体系,不可能围绕十几个村做一个垃圾清运体系。一个行政区域,比如一个县,才能够形成一个整体。湖南今年是搞3个县,未来3年准备在长株潭3个地级市全面铺开。一是便于项目实施,规模大,更好组织;二是环境质量有整体效果;三是公平性的问题。试点区域搞了,别的区域老百姓会觉得不公平。   关于农村环境连片整治,我建议:第一,要区域整体推进。第二,把治理细化到项目,分项目制定奖励配套标准,更便于操作。比如说,一个农户搞一个污水处理池,国家补贴多少、地方配套多少、农户出多少钱。建一个垃圾转运站补多少钱,买一台垃圾清运车补多少钱,买一个垃圾桶补多少钱,细化到具体的项目,制定一个标准,在面上推进的时候,便于操作,就能够真正把工作落到实处。   记者:按湖南整体推进的模式,农村环境整治可以操作到位吗?潘碧灵:是的。我们这次提出来3年全覆盖,包括了垃圾、乡镇和农户的生活污水、畜禽养殖,包括规模化养殖和散户养殖、乡镇污水处理厂等领域。比起环境保护部连片整治的要求,增加了乡镇污水处理厂和畜禽的规模化养殖。   记者:乡镇污水处理厂和畜禽的规模化养殖,这都是污染减排的重要内容。您认为达到什么目标才算得到基本治理?   潘碧灵:应该讲湖南的整县推进,还是走在全国前面的。长株潭三市整市推进,也会是全国领先的。我们希望“十二五”末能覆盖全省的50%,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时候,农村环境基本得到整治。我这个“基本”的概念是指,治理面不能少于80%。   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有一些城市的郊区可能过几年变成城市了,可以不考虑纳入农村连片整治。还有一些边远山区,农户比较分散且稀疏,环境有一定自净能力。所以,我的观点是至少治理到80%,才能够叫基本治理。   记者:按照您的观点,现在农村环保的突破口,应该是国家更加重视,并且加大资金投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潘碧灵:对,我们地方已经在做,但是国家要更支持。最关键的,这个问题不是做不到,是重视程度要提高。整个环保工作现在说得多,投入得却还不够。   农村环保要解决3个问题:第一,是地位问题,要跟“三农”工作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摆在与工业、城市环保同等的地位。目前在“三农”工作和整个环保工作里面,农村环保都是薄弱环节,是短板。第二,就是资金投入问题。第三,是机构设置问题。县以下要有人抓有人管,设立环保机构,或者县一级有派驻机构。这3个问题解决了,农村环保技术都是很成熟的,只要方法等做一些调整,政策进行配套就可以了。   记者:你们在试点整县推进的时候,农村环保这块是怎么管的?   潘碧灵:我们现在是设机构,这次整县推进试点县的所有乡镇必须设立环保机构,叫环保所。环保所的工作经费、设施运行经费,必须要有保障。而且以后不仅仅是治理,还要建立起长效机制。   总体来讲,农村环境整治工作,第一是围绕四大领域进行治理;第二是整合农村方方面面的资源。水利、农林等各个部门的项目可以整合;第三要建立队伍,解决有人抓有人管的问题。第四要建立长效机制,整个工作才既能见到成效,又能可持续。这是几个关键性的问题。

相关推荐 Related recommendations